生活就是这样,有欢喜,有烦恼,也有沉到谷底的抑郁

生活就是这样,有欢喜,有烦恼,也有沉到谷底的抑郁
碧桃花
 
桃花开了。
 
碧桃花在渐暖的春风里,放松地、慵懒地、醉眼朦胧地轻轻摇晃(我从她醉态可掬的样子推测出她至少喝了两大瓶二锅头)。
 
碧桃花极艳,花朵是妖娆的嫣红色,花瓣一层一层打开。看到碧桃花,我就想起“桃花运”,也想起那些艳丽的妇人,“胸前瑞雪灯斜照,眼底桃花酒半醺。”碧桃花浓妆艳抹,眉目之间有一丝泼悍,我老觉得碧桃花会在枝头破口大骂——骂风,骂雨,骂突如其来的冰雹,也骂对她动手动脚的人类。碧桃花身上沾着人间烟火,有些俗,这是她的可爱之处。
 
我喜欢山桃花多一点,白山桃和粉山桃有出尘的清丽,花朵单薄,身姿潇洒。让我想起黛玉与她的《桃花行》。桃花源里的桃花大概也是花色清淡的山桃花吧,温婉里带着隐逸之气,如浅霞薄雾。
 
梨花开了。
 
梨花拨动我的回忆。让我想起童年时与外婆一起共度的那些温馨时光。不知那小村庄里的梨树如何了,那些宛若霜雪的梨花是否依然年年如期开放?看到梨花,心里有感伤也有欣喜……时光如水,东流而去,再也回不去了呀!但那些与梨花有关的记忆却常存心底。
 
梅花和腊梅花都落了,枝头萌发了翠翠的新叶。茶花也呈颓败之势,花朵已无原先的娇艳,默默地在雨中萎谢。
 
菜市场里有春笋卖了,鲜嫩的样子十分清爽。也有雷公菌和蕨菜,还有香椿!它们都是清美的春之味。
 
青团也出现了。软糯里带着韧劲,有广阔而细腻的春野气息,碧绿悠悠。这段时间,每天早上我都会到街角的包子铺买一只青团。包子铺氤氲着热腾腾的食物香气,非常安慰人心。也许是因为雨下得太长久,心也被雨水打湿了,情绪陷入低潮,那几天睡觉前起床后都会痛哭,觉得倦,是疲倦也是厌倦,是活够了却还不想死的挣扎,是难以形容的伤心……浑身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,不能看书,没有兴趣临帖写字,连最喜欢的家务也不想做。早上去热闹繁忙的包子铺买青团,看见各种包子躺在蒸笼里——我从包子的胖萌和青团的美味里获得了一点希望和能量。那一点能量支撑着我过完白天。可天一黑,情绪就又跌入深渊。
 
我想要摆脱这种跌入深渊的感觉。于是每天中午利用空闲时间出去暴走一个小时。开始午间暴走的那天,天放晴了。满天飞舞着丝丝缕缕金线般的阳光,天空是清澈的蓝色。我经过一朵朵微不起眼的野花,经过一树树璀璨耀目的白玉兰,经过一幢幢染着沧桑的旧楼……忽然地,我的心情变轻了一点。那些层层叠叠的泪,在阳光下无声无息地飘升而去。
 
生活就是这样,有欢喜,有烦恼,也有沉到谷底的抑郁
 
暴走的时候,我问我自己,为什么要难过伤心呢?为什么会抑郁呢?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,而那些曾经发生的事都已经过去了。是感到孤单吗?其实我早就习惯。啊,抑郁来路不明。于是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雨身上去,是雨,是雨令人抑郁。
 
春天的雨,应该是可爱的呀。春雨贵如油。听雨也是有意思的事,春雨带着盎然的生机,没有秋雨的凄清。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春雨中,诗情游动。
 
暴走几天后(我还多管齐下地吃了巧克力、看了花、狂刷了豆瓣),情绪好些了,才略略感受到春雨的温柔。
 
在雨声中,与友人聊天,说一些琐碎的事。一位友人说,她这几天的烦恼是迁户口的时候被户籍警为难了:“他们满脸不耐烦,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填申请表,我不欠他们呀,为什么给我看脸色刁难我。当我是个傻子好欺负吗?”她走在春雨中,越想越气,到家就发起了一轮猛烈地投诉。户籍警在她不依不饶地投诉中认错了。另一位友人说,她的烦恼是清明节快到了,她得回老家扫墓:“不想回去。每次回到乡下,我就觉得自己是回到了旧时代的宗族社会,他们认为我不婚不育是对不起列祖列宗,让我非常不自在,心里憋着一股火。”她细细的声音与雨声融在一起,怅惘迷茫:“也许还要死上几代人,这社会才能变得更美好。”
 
生活就是这样,有欢喜,有烦恼,也有沉到谷底的抑郁
 
——好像生活就是这样,有欢喜,有烦恼,也有沉到谷底的抑郁……
 
雨仍旧在下。绵绵不绝。雨影响着我的情绪。我决定即使下雨,我也要出去走走看看。
 
想要振作精神,好好珍惜春光,吃春笋,看春花,听春雨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