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深圳流水线女工的10年:工资翻了40倍,我还不认命

一个深圳流水线女工的10年:工资翻了40倍,我还不认命


2009年,19岁的孙玲和朋友一起,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绿皮火车。
 
 
经过14个小时的疲倦车程,她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——工厂车间流水线上的一名女工。
 
 
那个时候,如果有人告诉孙玲:你以后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,进入EPAM Systems公司,在纽约谷歌总部的办公室里办公,她恐怕打死也不会相信。
 
 
她只有高中学历,对编程一窍不通,没什么优渥的家世,更没有惊艳的容貌,她的未来和工厂里大多数女孩一样,似乎早已能够窥见:
 
 
拿着微薄但稳定的工资,按部就班地工作,到年纪找个差不多条件的男人结婚,一起攒钱还房贷,然后要个小孩.....
 
 
 
 
 
然而,这并不是玩笑,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 
 
/01/
 
 
“女孩子读书有什么用?”
 
 
这是年少时期的孙玲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
 
 
她出生在湖南娄底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,父亲是木匠,但在机器时代早已无法依赖手艺吃饭,只能和妻子靠种田养活一家人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
 
 
对于孙玲来说,童年的日子实在不算轻松:放牛、喂猪、插秧、挑粪.....什么都要干。爸爸觉得,女孩子帮家里干活,比读书有用多了。
 
 
 
事实上,村子里的年轻人大多选择出去打工,挣钱养活自己,还能补贴家用,学习对他们来说是个除了花钱没什么意义的事情。
 
 
 
孙玲的家乡
 
 
于是,小学毕业后,爸爸就不愿意送孙玲去读书,让她跟着舅舅们学习理发,以后也能养活自己。只是第一次剪发,她就剪得乱七八糟,也没有兴趣再学下去,便回到家里跟着爸妈干农活。
 
 
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,不仅单调而且辛苦,年幼的孙玲开始想着重新回学校读书。那个时候的她并没有多喜欢学习,也没想过可以通过学习改变什么,只是单纯觉得相比干农活或者学理发,读书的生活更加轻松自在。
 
 
爸爸一开始并不同意,后来在孙玲的软磨硬泡下,才算是勉强点了头,让她去上初中。
 
 
 
孙玲的父亲
 
 
初中三年结束,孙玲考上了县城排名第三的高中。
 
 
然而对女儿不错的中考成绩,爸爸却不以为意:“女孩子读完初中就可以了,高中就不需要去上了,读那么多书也没用。”
 
 
爸爸的不支持,与8月繁忙的农活,让孙玲错过了入学日期。
 
 
但孙玲却不愿意就这样放弃读书的机会,就此困在窄窄的天地里,于是请求亲戚,在轮番劝说下,爸爸才再一次勉强同意。
 
 
只是那个时候,已经错过了公立中学的报名时间,只能去县城里的民办高中,教学质量相对落后,“读的都是一些死书”。——2009年高考,孙玲的成绩在全校应届生中排名第一,却连二本线都没达到。
 
 
 
查到分数的那一刻,孙玲知道属于她的学生生涯结束了。
 
 
 
 
孙玲的高中毕业照,一排左四穿红衣服的就是她
 
 
/02/
 
 
面对清贫的家,和父母不愿意供她继续读书的眼神,19岁的孙玲,选择了和村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的路——出去打工。
 
 
2009年最炎热的8月,她和朋友坐上了那班南下的绿皮火车,到堂哥介绍的深圳一家电池厂上班,成为流水线上众多女工之中的一个。
 
 
那是孙玲第一次出远门,去一个陌生繁华的大城市,只是这座城市的绚烂精彩与她无关。
 
 
 
那个时候的孙玲与这座热情繁华的城市始终格格不入
 
 
工厂里每天需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孙玲负责电池的检测,工作算不上辛苦,却枯燥乏味到极致,不需要有思考,不需要有想法,甚至不需要有自己的生活。
 
 
因为是计件算钱,干得多拿得也会多一点,孙玲第一笔工资是800块,后来干得熟练了,每个月也能拿到一千多。
 
 
这个工资在当时不算太低,但无数次她环顾车间,看着每个人机械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,悲哀地发现,她们所有人,和面前那些冰冷的机器,竟没有任何区别。
 
 
 
更让她觉得害怕的是,身边大多数同龄人却越来越满足于这样的生活——像极了《肖申克的救赎里》所说:那些墙很有意思,一开始你痛恨它们,慢慢的,你习惯了生活其中,最终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存在,这就是institutionalization(制度化)。
 
 
“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 
 
 
想要逃离这种可以一眼看完一生的、流水线式生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。
 
 
 
 
 
也就在这个时候,曾经在心底种下的关于电脑的种子开始慢慢萌芽。
 
 
高考刚结束不久,有个软件培训机构在孙玲的学校搞了个为期一周的夏令营活动,因为免费,好奇的她便报名参加了,具体的东西早已不记得,只记得通过电脑制作出来的酷炫PPT,深深震撼了自己,却没想到,日后这会为自己推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窗户。
 
 
孙玲本打算高中毕业去这个培训机构学习,只是八九千块的学费对于她的家庭太过沉重,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,但那颗关于电脑的种子却就此在心底种下了,等待未来一天发芽开花。
 
 
回想起心中的电脑梦,孙玲开始一边工作,一边了解相关培训机构。
 
对于几乎是社会小白的她来说,这一路走的弯路也不少。
 
 
 
“第一次就被骗了2000块。
 
 
 
一次出门去了解一家电脑培训机构,等公交的时候,有个人找我说话,问我想不想换工作。我就和他聊起来,说想换个周末双休的文员工作。因为文员一般是配电脑的,这样我就可以周末自己用电脑学习了。
 
 
 
然后那个人就说他们是专门帮人找工作的,让我填表格,缴费,然后帮我安排面试。
 
 
 
我当时想,只要能找到工作,花一点钱也是值得的,于是把身上的400块和卡里的1600块全都交出去了。”
 
 
 
这一次的受骗经历,将孙玲存下来的一点点钱全都掏空,却让她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经历多么浅薄,眼界多么狭窄,还“活在自己那个无知的世界里”。
 
 
 
其实当时孙玲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,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学点本事,让自己的生命更加充实,从这个一成不变的池塘里跳出来。
 
 
一念既出,万山无阻。
 
 
 
孙玲记录下的深圳的早晨
 
 
/03/
 
 
改变很难吗?
 
 
改变世界,难!
 
改变自己,却只需要一份勇气,和一份坚持。
 
 
2010年,孙玲辞职了。
 
 
用此前攒下的所有钱,报了一个软件培训班的第一期课程,正式开启软件入门学习。
 
 
“我知道我必须要离开工厂后才能做出改变,即使我钱不多,恰好够学习软件编程的第一期,能学一期就是一期,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情。”
 
 
“在出发之前,梦想永远只是梦想。只有上了路,梦想才会变成挑战,也只有经过挑战,梦想才会实现……梦想如鸡蛋,如果不及时孵化,就会腐败发臭。”
 
 
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寻找各种借口对生活低头,也可以迫使自己更好地生活。
 
 
 
孙玲离开工厂时写下的日记:人生,从头开始
 
 
上午学习理论,下午上机操作,晚上6点到11点则去肯德基和餐厅打零工,赚房租和生活费。
 
 
她没钱逛街,没时间交朋友,每天只花几块钱,吃些便宜、可能不健康但能饱腹的东西。但在别人看来清苦的生活,对孙玲来说却甘之如饴,她像一块海绵,疯狂地吸收知识,填充自己。
 
 
 
 
 
结束第一期四个月的课程后,手里没足够的钱上第二期课程,应聘文员工作也屡屡被拒的孙玲,又报了另一家软件培训机构——只因为那里可以边工作边学习,还可以分期付款。
 
 
周一到周六,做电话客服;周三周五晚上和周日全天上课。
 
 
——Q:“不觉得辛苦吗?想过要放弃吗?”
 
 
——A:“我也没有长期的一个计划和目标,也没有刻意去坚持做些事情,选择了,就去做了,做了就尽量去做完了。”
 
 
就这样,磕磕绊绊,一边打工,一边上课,一边拼了命地练习,孙玲完成了将近一年的编程学习。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